LOFTER用户

-首先,不要当一个废物.*

-鑄龗(zhuling)直接叫金龙鱼也可以,或者用户…怎么喜欢怎么来就好了。
是非常迷幻的龙龙…(:з っ )っ暑假依然低产。但是各位点的图还是在用心画的…如果你们想催我的话欢迎腾讯小窗唠叨←2643374338

Mp掉马…71Notch.氧氧碳狂魔。

高亮*终极ooc狂魔.[?]

*我永远喜欢NH.
明明满脑子都是原创日常孩子打架,画的大多却是同人…同人的话绝大部分是minecraft。其实还入了很多坑…
正在试图图文双修,先从角色解读开始,把世界观完善后才会开始连载[?]
*我永远喜欢旦苏.
护妻狂魔,她是底线。
没有用的仰望星空派,沉迷摸鱼,不务正业。

其实我平时才没有这样欺负她呢。( ´•౪•`)

小鸡仔啾啾.🐤:

「情人节点文」 @LOFTER用户
「鸟啾和龙龙」←是cp和我的自设
「鸟啾视角←是我」


『○千万——千万不要尝试靠近人类●』


『●他们会把你抓起来,然后.关进笼子里!○』


『○更可怕的是,他们可能会吃掉你!●』


——————————————————————
———※这是从小长辈教训的话语※———
——————————————————————


鸟团子的生活其实每天都度过的和往常一样,和伙伴们叽叽喳喳的度过一天,挑选一些美味的挂在枝头的小果子来塞入尖喙中,吸食着枯枝上的积雪,略带冰凉却甘甜的清澈液体.这样也度过的愉快.


我怎么会想到在深山中会突兀的出现一个小木屋.偶尔会从烟囱缭绕升起的白色烟雾为这里徒增了一份人烟.虽然被伙伴们再三警告过人类都是危险的生物,但还是凭着好奇心闯入了这个小木屋.我想去找找它的主人.总是习惯抱着侥幸的心情去做这些事情.


『人类什么的才不可怕嘞.』-


屋内几乎黑暗到看不清.依稀的瞧见了屋中有个人似乎坐在那里.飞近些才发现他坐在轮椅上.喉咙和眼睛处都用绷带缠绕住.面无表情的沉浸在这场黑暗中.似乎在静静等待着被黑暗所吞噬.心中突兀有些异样的情绪,在他头顶飞下.用嘴揪着他的头发扯扯,他似乎有了一些动容..


"什么东西...?"-


"啾.!"-


".....?鸟...?"-


"啾啾..!!"-


忘记了自己的语言人类根本无法理解,只是一个劲的在他头顶啾啾的发出声音.突然被手拎起来,然后被放在一个温暖的手心中.趴在他手心感受对方帮自己顺毛..越来越瘫软的身体.直到变成一滩.似乎忘记了忠告也忘记了此次的目的.
到最后似乎也记不得是如何结束了那一天.到是变成了他家的常客.趴在他头顶看着对方如何度过一天,但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他为什么能够发出声音和可以听见我的叫声..?只是当时度过的过分愉快到因此忘记了.再次反应过来时,已经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是罕见的大雪』


对这场雪的到来感到始料未及,甚至连准备都没有做过.恰巧还是独自一人到了另外一边偏远的山顶,抖抖鸟喙上的积雪,还要小心从枯枝上落下的一大团的白色积雪.如果一旦被深埋进雪中大概就会因此丧命.但怎么提防在最后还是被一块巴掌般大的雪击中了左翅膀.在空中挥舞着翅膀挣扎两下之后还是落入了雪地,即使有羽毛的阻隔也阻挡不了寒气的入体.打着哆嗦拖着受伤的翅膀缓慢移动.


"啾...好冷..啾.."-


或许因为注意力的被转移,连此刻自己的口吐人语都没发现.眨着眼睛来到了那位先生的屋前,坠落地点是距离他家最近的,或许是上天的旨意,如果这种状态我还要飞回自己的窝,大概是必死无疑了.拼尽全身的力气一次一次的撞击着木门,试图引起屋内人的注意.『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眯起眼睛感受着屋内的暖气,刹那间便失去了意识.


『好暖和...啾..』-


再次醒来差不多已经是第二天,大雪已经停止了.又恢复到了银白寂静的世界.微光从窗间的缝隙透进来,照射在脸上.昏昏沉沉的从梦境醒过来,将自己身上厚重的被子用手推开,揉着眼睛慢慢的从床上站起来.却因为被相差的距离而被吓的再次跌倒在床上.


、跌倒.......?


、鸟怎么跌倒、刚刚的距离是怎么回事....?


想要扑腾着翅膀飞起来却发现感觉翅膀光秃秃的,低头看去,是人类的手臂.昨天受伤的地方被细心的缠上了白色的绷带.再往下看去,是光滑的大腿.所幸身上还被套了一件白色的裙子,不至于受凉,下意识想要找到那位先生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跌跌撞撞的出了屋子,却没有发现那位轮椅先生.倒是看见了一条巨龙站在客厅中,一时间竟然又被吓晕过去.


、那是、什么....


、先生被吃掉了吗...、


再次从床上醒来差点以为刚才的是梦境.毕竟身边的事物也没发生什么变化,除了自己的身体.变得与人类无异.冲出卧室发现那位轮椅先生正在阳台处晒着太阳,他眼上和喉咙处缠绕的绷带已经被取下了.闭着眼睛静静的躺着,或许是刹那间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心中微妙的反应着.


"唔咿、那个,先生"....


有些沙哑的声音.笨拙的将一个一个字组合成一句话,尽可能的模仿着自己过去曾见过的人类.突然觉得脸颊微微发烫,突兀的低着头小声的对他说道.


"非常的感谢,您昨天的照顾...!"


"唔、您也看见了..其实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是这个模样."


"那么!我下一次再来找到您玩...!"


突然上前朝对方走近一步,如同以前分别前会习惯的去用脑袋蹭蹭他的额头.现在那戳人的喙也不见了,那么也是该换种方式分别了.
弯腰在先生的额头上小心轻吻一下,以为此刻就可以溜之大吉.却被环住腰部往一处拉,猝不及防的跌入对方的怀中.惊愕的望过去对上了他已经睁开了的双眼.


、是刚刚巨龙的眼睛...!


、他变成了先生来欺骗我?


、不不....先生就是他?!


一时间各种情感在心中交错着.其中既然夹杂着些许的欣喜.有些害怕的缩了缩下去,却感觉到了对方在自己的颈部用鼻尖蹭蹭.那股温热的气息迫使自己的身体不得不僵硬起来.瞥见了对方颈部出现的鳞片,更加确定了刚才的想法.试图努力挣脱开而被环住的更紧了些.


"想要溜走了吗?小鸟啾."


"晚了哦♪"

评论(7)

热度(12)

  1. LOFTER用户小鸡仔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我平时才没有这样欺负她呢。( ´•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