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用户

-首先,不要当一个废物.*

-鑄龗(zhuling)直接叫金龙鱼也可以,或者用户…怎么喜欢怎么来就好了。
是非常迷幻的龙龙…(:з っ )っ暑假依然低产。但是各位点的图还是在用心画的…如果你们想催我的话欢迎腾讯小窗唠叨←2643374338

Mp掉马…71Notch.氧氧碳狂魔。

高亮*终极ooc狂魔.[?]

*我永远喜欢NH.
明明满脑子都是原创日常孩子打架,画的大多却是同人…同人的话绝大部分是minecraft。其实还入了很多坑…
正在试图图文双修,先从角色解读开始,把世界观完善后才会开始连载[?]
*我永远喜欢旦苏.
护妻狂魔,她是底线。
没有用的仰望星空派,沉迷摸鱼,不务正业。

P1真性转p2假性转←
是男是女不看头发长短。( ˘꒳˘ )

其实是94哒x

我囤不住图的…现在就发好了。
P1是私设了…
P2是阿水家的NH,是点图(其实自家NH的抱抱也画了但是没有那个感觉xx) @阿水是一种化合物
P3自家NH公主抱…
没了。…
而且都是NH也算点图吧xx @青石

祝媳妇生日快乐!
(在别的地方也发了是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祝福她xx)
最后还是没肝完,先发肝完的这两张吧。

接一段别的视角的.( ´•౪•`)

此时Herobrine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怪物们,毕竟这么明显的位置故意去遮掩反而会更让人怀疑,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不遮掩了然后再随便找个比较贴切的理由去回答他们。果不其然,在森林见面之后怪物们都用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着他。

“King…恕我冒犯,您的脖子上…?”
站在他身旁的Ender小心翼翼地发问了..
在Herobrine的侧颈上确实有明显的孔洞,连同周围一片的肌肤都泛着红,结了淡红色的痂所以看起来非常的突兀,在他侧颈白净肌肤的反衬下更加明显,大概就是昨天留下的。已经可以清楚地确定是咬痕了,只是不能确定是什么生物所咬。

Herobrine半眯起银白色的双眼,故作镇定地扬手抹了抹自己的侧颈,沉默着回忆当晚发生的事情.自己只是习惯性的用言语挑逗着他的哥哥,却被狠狠地报复了,现在腰虽然不是很疼但是侧颈上的痛却是连贯地袭来。那家伙居然还狠狠地咬了上来,之后自己就感觉十分的无力了。
真是过分…过程却又是不可否认的舒服…

“只是狼而已,最后还不是被我制服了。”

“您去了哪里?!”

“这你不需要知道…”
Herobrine慢慢转过身去,他口中接下来的话语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上。
“这个老流氓啊…根本不像以前的小狼狗…”

小鸡仔啾啾.🐤:

「NH的一个小片段」
「至于梗源,问他 @LOFTER用户



"Notch...你脸上怎么那么多被咬过的痕迹..."


Jeb端着咖啡盯着眼前的家伙,浑身上下看过去都是蛮正常的模样,唯独脸上多出了几个牙印,还有点血渗出的模样.看样子是不久前才留下的,不过是休息了一个周末,他不明白为什么Notch像是个遭受了什么一样的人.
Notch摸着脸上留下的伤痕,回想起昨天那小家伙因为不满在自己脸上留下的印记.昨晚太舒服忍不住在那家伙的侧颈咬的厉害了些,所以之后便看见小家伙带着泪眼扑过来狠狠的咬了下去.


「但是好可爱....」


"是被小兔子咬的."


"...??Notch你家还养兔子的??"


"...umm...有些特别.一只有着白眸的小兔子."

↑熬夜赶画(并没有)也是给专A的图.
我的冒险者小姐超级好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可爱…

以及…
到20fo了←我已经很开心了至少有人认识我。
点图吗?!(画风不定)
(画不出来我就试试能不能写出来…)

「NH糖向」←
Notch视角.

不经意间窗外夜空已是繁星点点,屋内却只有屏幕前的一小片光亮。不管是哪一边的世界都已经从白昼的喧闹中过渡到夜的静谧中来了。身边的人已经趴着睡了好一会了,他醒了过来,起身走出了房间。

「已经这么晚了吗…既然没有发现啊。」
「我知道了,Herobrine,我很快就来。」

大概是盯着屏幕又盯了一天的缘故,闭上双眼也会出现一块闪烁的方形光晕。这感觉实在是很糟糕,稍微活动双眼都会感到刺痛,又和浮肿有差,没有那么多的水分和盐分,只是单纯的觉得干涩。
怎么说却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曾经一个有着如此感觉的夜晚还是怎么也忘不掉。

「为什么他会离我而去,为什么要选择错误的道路,要去阻止我来完善这个世界,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为什么…」

没有顾得上仔细体会身体上的疼痛,一连串的问题又在脑海中浮现,从那天起就一直留有这个疑问,现在也在萦绕着自己,想搞清楚却无从下手。从此就成为了心中的一团迷雾,扼制我去呼吸。

我们曾经情同手足的兄弟啊…为何会一夜之间变成这样,我始终想不明白。无奈下只好撑起在电脑桌前坐了一天已经无比僵硬的躯体先离开这把椅子踱步到窗前。闪烁的星点又让我回想起他的眼眸,在上一次的对峙中,那片纯白中是恼怒和疲倦。
累了吧。

  「你说,神爱世人」
「没错,我爱世人,但绝不会因为世人而停止对他的爱」
「他也是神,同样需要被爱」

如果仅仅说是爱世人,那就真是非常片面的看法了。这个世界本就是他与我一同创造出来的,换个角度想想,没有他这个世界也不会存在。而同样作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我不认为除人类和冒险者以外的家伙就应该把排挤,被赶尽杀绝。

「神会做到胸怀天下的。」

我爱的不是某一个种族,某一个自己中意的造物,而是构成这奇妙世界的每一部分。各有各的特点,且紧密联系在一起,共同维护着世界的平衡,缺一不可。

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告诉他的…亲自面对他,直视他的双眸说出心中久藏着险些腐败的话语。
如果他肯听…

「小心」
面前的世界已经被撕裂出了一个口子,一片漆黑的虚空即是万丈深渊,再往前迈出一步就会粉身碎骨。紧紧握住的就是他的手了。
「你想要的,已经发生了」

「这就是你认为的?可惜了,小时候好用的头脑现在是生锈了吧」
「我并没有想置你于死地,相反,我要拯救你」
「我不觉得你有何过错,不过是人们口中的胡言乱语罢了。所经历的痛苦让你失去了判断能力,不想再看到你身上伤痕累累。该结束了。」
「可笑,神没有感情吗?你是我的弟弟,联系我们的不仅仅是同为神明的身份,更多的是兄弟间的亲情以及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我最相信的始终是你」

许久没有体验过的相拥的温暖,在撕心裂肺的片刻后回归了原来的平静。多日以来都是如此,现在便可单凭话语唤他坐在自己面前同看落日余晖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在桌前静静地品茶。

「Brother,你还在听吗?」

走出房间,看到他就坐在卧室的窗前,在片刻后转过头来看向我。走到他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慢慢地盘腿坐下来,两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窗外的星空中。

「像这样的情景是我们一起怎么也想不到的吧,但是像这样却已经过了很久了。已经三百天了。」

「Herobrine,还记得你那时说的话吗?」
「会一步一步毁掉我的世界是吧?是的,你的确这么做了。就差一步了,我的世界就会毁灭了。我只是在挽回」
「如果我的世界没有你那怎么能算完整呢?」
「-你就是我的世界-」

「你说,神爱世人」
「是的,当然」
「但爱的还是这个世界」

「-My dear brother.-」

完成…
是上周的草稿,
触屏笔坏掉了边画边翻面…复杂.jpg
再吹一波自家媳妇.
她真棒…

鹅妈妈密密麻麻…
用手机打了一个草稿,电脑太迷醉了放弃板绘…(反正我也不会)
接下来的一周再慢慢画完好了…

是媳妇的私设H!超可爱!又酷又可爱…